<sub id="lzpbh"><listing id="lzpbh"></listing></sub>
<var id="lzpbh"><font id="lzpbh"></font></var>
<cite id="lzpbh"></cite>

      <ol id="lzpbh"></ol>

        <delect id="lzpbh"></delect>

          <cite id="lzpbh"><track id="lzpbh"><rp id="lzpbh"></rp></track></cite>

            <menuitem id="lzpbh"><big id="lzpbh"><ins id="lzpbh"></ins></big></menuitem>

            日照萬澤豐漁業有限公司

            05
            Mar
            2019

            黃海冷水團“游”出三文魚?這位教授“耕海牧洋”30余載


            中國海洋大學教授董雙林在上課

            2019年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的院士增選工作,自今年年初啟動以來就備受關注。截至目前全國多個學會已公示了候選人名單,在目前搜集整理的擬推選候選人名單中,中國海洋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董雙林的名字躍然紙上。

            在靜謐的魚山校區,記者見到了已經步入花甲之年的董雙林。依然耕耘在一線的他對我國水產養殖業的養殖污染、能耗增大、魚粉制約等問題,以及面臨著人口增長、耕地減少和全球氣候變化的壓力,憂心不已。

            冷水團“游”出三文魚

            三文魚屬冷水魚,最適合生長在15℃—18℃的水域中。長期以來,我國因夏季海域水溫較高和技術裝備限制,只能望洋興嘆。

            與此同時,我國黃海存在一個巨大的夏季冷水團,位于黃海中部洼地的深層和底部,面積13萬平方公里,接近一個山東省的陸域面積,為世界罕見的淺水層冷水團。該冷水團擁有5000億立方米的水體,夏季底層水溫低,南部冷水團西側邊界距日照海岸線最近距離約40海里。

            2012年初,董雙林的團隊提出了利用黃海冷水團養殖三文魚的設想。2015年5月,省海洋漁業廳將“黃海冷水團綠色高效養魚項目”列入山東省“海上糧倉”重點建設項目,并組建了由中國海洋大學等單位專家與日照市萬澤豐漁業有限公司組成的協同創新團隊,開始在黃海冷水團海域進行三文魚養殖試驗。

            作為這一重大項目的技術“總舵手”,董雙林帶領科研團隊已完成利用黃海冷水團養殖三文魚的技術路線驗證,這一困擾中國海水養殖界的難題被成功破解。海大團隊還申報了國家發明專利“一種原位利用黃海冷水團低溫海水養殖冷水魚類的方法”和“一種溫帶海域離岸養殖大規格鮭鱒的方法”。

            千億元產業精彩可期

            董雙林算了一筆賬:黃海冷水團擁有5000億立方米水體,如果1000立方水養一尾魚,就可以養5億尾;按每尾魚4千克計算,就是20億千克;如市場售價每千克40元,產值就近千億元。

            其潛在的經濟效益更為可觀。黃海冷水團現代海洋牧場產業不僅僅是一個養殖工程,還是一個通貫三產的新業態,可帶動魚類苗種繁育、水產動物飼料和疫苗生產、養殖裝備和綠色能源裝備制造、水產品加工、冷鏈物流、物聯網、海洋旅游、餐飲等完整產業鏈的融合發展,有力拉動區域性經濟社會發展。

            該技術的發展還可有力促進生態環境保護。“我們發展離岸養殖的目的之一,就是緩解近海養殖的壓力,減輕對近海區域的負面影響。”董雙林表示,只要按規劃發展,這個養殖模式所產生的廢物會遠低于該海域的自凈能力,不會對黃海水域水質產生明顯影響。

            對這一項目,日照市政府組織成立了產學研結合、目標導向明確的“日照黃海冷水團綠色養殖研究院”,主要研發支撐產業所需飼料、苗種、疫苗、裝備等產品和共性關鍵技術。長期而言,日照還將充分利用“互聯網+”技術,開發遠程飼料自動投喂系統、捕撈系統、產品可追溯系統、網上銷售平臺等一整套產業體系,努力打造遠海冷水魚國家產、銷基地。

            養殖傳承中庸之道

            董雙林表示,綜合養殖原理的核心是養殖廢物再利用。多營養層次綜合養殖也是綜合養殖的一種重要類型,其主要原理是將一種養殖生物排出的廢物變為另一種養殖生物的食物(營養)。“我國早在1100年前記載的稻田養草魚,就是通過水稻和草魚間的營養關系實現養殖廢物資源化利用的范例。”他說。

            自上世紀末起,針對傳統灘涂海水池塘養殖污染嚴重,董雙林團隊深入開展了海水池塘養殖生態學和養殖模式研究。

            “以前的海水池塘都是單養,例如對蝦,投放的飼料只被吃掉20%-30%,剩下的殘餌和糞便就排到海里或者沉積到池塘底泥里了,這樣就造成污染。”董雙林說,經過多年攻關,該團隊最終系統地創建了多種海水池塘綜合養殖模式和技術,實現了海水池塘高效清潔生產,引領了相關產業的健康發展。我國曾十分流行的海水池塘單養模式已基本被高效清潔的綜合養殖模式取代,該成果于2012年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

            我國水產養殖正在快速向集約化方向發展,但董雙林敏銳地察覺到,伴隨而來的是生產單位重量產品能耗的增加和飼料消耗量的增加。從西方引進的循環水工廠化養殖模式的確可以大大地提高單產,減少排污,但由于養殖水體缺少了光合作用這一既可產氧又可吸收代謝廢物的過程,使得人工輔助能的投入大大增加。為此,他提出水產養殖生態集約化發展的建議,并在研發陽光工廠化養殖模式,以期實現經濟效益和環境效益雙贏。

            “我國近岸海水養殖受環境和空間的制約日趨明顯,近岸海域利用趨于飽和,海水養殖從近岸向離岸拓展已成為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必然選擇。”

            “綜合養殖是我國傳統哲學思維在生產實踐中的應用,基本原理主要是養殖廢物的資源化利用、養殖種類或養殖系統間功能的互補,其思路傳承了中國傳統的辯證思維模式,以對立事物的轉化達到自養和異養兩個過程的平衡(中庸)。”他說。

            來源:青島晚報

            05
            Mar
            2019

            厲害了日照!世界最大、我國首座!“深藍1號”下水起

            相關新聞

            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亚欧乱色无码,俺去俺来也在线WWW色官方